<form id="iclzk"></form>
<progress id="iclzk"><dd id="iclzk"><big id="iclzk"></big></dd></progress>

    <li id="iclzk"><rp id="iclzk"></rp></li>

    <progress id="iclzk"></progress>
    <li id="iclzk"><rp id="iclzk"></rp></li>
  1. <progress id="iclzk"><tbody id="iclzk"></tbody></progress>
        <nav id="iclzk"></nav>
        關注微信
        小程序

        黑天鵝演變成灰犀牛,農機行業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做一遍!

        作者:農機通 牛家通 本站發布時間:2021年03月18日 收藏

          新冠將世界歷史分為新冠前和新冠后兩個截然不同的時代!新冠是很大的黑天鵝,降臨之后打擊和顛覆了很多行業,其中包括農業領域,目前黑天鵝正在演變成灰犀牛,對國內以及全球的糧食安全都提出了巨大的挑戰,中國的糧食安全已提到了“黨政同責”的高度,生產工具與生產力互為因果,中國的農機行業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農機行業,“現在開始,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做一遍!”,但生意本質已經開始發生變化,行業還是那個行業,但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商業模式就會做出完全不一樣的結果,比如植保無人飛機創造了幾十億的硬件市場和上百億的作業服務市場,順帶著消滅了地面植保機械。

          憑什么重做一遍?我認為是重新洞察需求,重新認知用戶,順著用戶需求方向,找到催生行業巨變的力量,并匹配相應的商業模式,就可以用全新的方式把過去的生意再重新做一遍。

          經過深入思考和系統梳理,筆者認為在農機行業至少有以下幾種生意有重新做一遍的價值和可能性。

          一、傳統農機消費分級的機遇

          農機的消費端正在變得越來越豐富多彩,在農機補貼政策的引導和推動下,農機需求呈現更加明顯的分化、分級和分層特征,我們姑且稱這一切為農機的消費分級。

          一方面是國家在助推農業適度規?;l展,另一方面是兵團、農墾系統改革之后的“化整為零”。

          一方面是平原地區農機飽和、需求升級,另一方面是丘陵山地農機化方興未艾。

          一方面是個體農戶消費懈怠,另一方面是組織化用戶和農事服務、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壯大和強勢崛起。

          拖拉機、聯合收獲機、插秧機、農機具等傳統的農業機械正經歷著深徹的消費分級進程,具體表現為分化、分級和分層。

          其中分化創造出需求多樣性機會,分級創造出結構性機會,分層增加需求的層次性和多樣性。

          還是那個農機市場,但是需求變的豐富而飽滿,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新做一遍,但生意的機遇和內涵已今非昔比。

          二、乾坤顛倒,后市場超越前市場的機遇

          過剩是市場經濟的孿生兄弟,就象白晝過后必然是黑夜一樣。隨著時間的推移,前市場需求逐漸飽和,競爭主要是存量資源的重新分配,行業機會沒有增加,增加的只是行業的內耗,但“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倚”,又道是“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舊世界的滅亡必然伴隨著新世界的開始,農機行業也一樣,一方面是前市場機會的流逝,另一方面是后市場機遇的壯大。

          比如農機零部件行業的生意就值得重做一遍。農機零部件行業的第一次大機遇是2004年-2018年的增量市場階段的新機生產,從2018年之前,新機供不應求,所有的零部件企業盯著的是主機用戶,能為約翰迪爾、久保田、一拖東方紅等配套是零部件企業的最高追求,打入這些企業的供應體系就預示著搭上了財富順風車。

          2018年之后,傳統農機漸趨飽和,新的零部件企業不斷涌入,穩定的合作關系被打破,行業的價格體系破位,零部件行業進入微利時代,“上帝關上了一扇門的同時打開了一扇窗”,農機的后市場機遇開啟,且數量累積到一定程度會發生質變,達到奇點后后市場的商業空間會超越前市場。

          歐洲、美國和日本等農機成熟市場,前后市場的利潤比例是3:7或4:6,在農機的一生中,后市場的價值要高于前市場,后市場時代到來,二手機交易、農機大修、農機再制造、改造、金融、保險等眾多的機會紛至沓來,同樣是零部件,后市場將是全新的機遇,目前主要的幾家農機零部件企業都在籌劃進入后市場,后市場廣闊天地,大有可為。

          三、智能化創造全新賽道和改造傳統農機的機遇

          農機的智有化時代來來臨,2020年被稱為無人農機元年,上海、佳木斯、蘇州等地多個無人化農場建立。

          與工程機械、汽車行業相比,農機的駕駛、操作、司乘人員更短缺,所以農機的智能化更迫切,再加上農村地廣人稀,智能化農機使用環境更安全,所以自動導航和無人駕駛農機更容易推廣,無人駕駛農機可能比無人駕駛汽車、工程機械更早普及。

          智能化是一種全新的技術,農機的智能化包括信息技術、自動駕駛技術、無人駕駛技術等。

          智能化之于農機行業,一是改造傳統農機,二是顛覆傳統農機,三是創造全新需求、四是創造全新的賽道。

          改造傳統農機。比如輔助駕駛或無人駕駛的插秧機,與普遍插秧機相比,一是作業效率提高,有實驗數據表明能提高30%以上;二是節約土地,提高產量,前者可以達到10-15%,后者可以增產10%-20%;三是節省人力,輔助駕駛插秧機至少能減少一個擺秧盤的人,如果能解決自動上秧盤的技術難題,無人駕駛插秧機可以節省3-4個人工,對于缺少勞動力的農業意義重大。

          顛覆傳統農機。最有說服力的仍是植保無人飛機,其實植保無人飛機是能達到L4級水平的無人駕駛技術,智能化程度已超過L4級汽車。

          植保無人飛機最大的價值就是對地面植保機械的取代和顛覆,國產地面植保機械落后于美國和歐洲30年,歐美進口到國內的優尼亞、哈滴、馬佐蒂等大型設備價值超過百萬,國內用戶很難消費得起,植保無人飛機作業效率超過了進口大型設備,價格只有這些設備的幾十分之一,性價比優勢突出,所以植保無人飛機顛覆了傳統的地面機械,對國產和進品植保機械大規模大范圍的替代,目前地面植保機械需求萎縮了大約50%。

          創造全新賽道。國產農機一直在喊彎道超車,但彎道超車的前提是國外農機產業停滯不前或倒退,但事實上歐美、日韓的農機產業是在更高的基礎上快速發展,而國產在低技術水平上長期吃政策的紅利,所以國產農機需要換到新的賽道或創造全新的賽道。

          在智能化時代,國產農機沒有歷史包袱,也不會陷入“創新者的窘境”,所以國產農機為自己創造了全新的賽道,第一個實現全球領先的是植保無人飛機,目前大疆和極飛的植保無人飛機已經全面領先于日本、美國和歐洲同行,植保無人飛機成為國產農機的一張名片,代表著國產農機的最高水平和產業優勢;第二個即將走出國門開拓全球市場的是國產自動導航、無人駕駛技術、設備和農機,國產自動導航技術已經領先于歐美約翰迪爾、拓普康、天寶、壁虎等公司的技術,在智能化時代,國內企業更具開拓精神,行動更快,所以技術和設備領先于國產廠商。

          所以智級化新技術可以給傳統農機設備賦能,智能化技術改變的不光是產品的樣子和功能,而是整條產業鏈;智能化農機吸引了大量的新農人的加入,新農人正以一個新階層的方式崛起,新農人階層帶來的也不光是對某個產品功能或某個新品類的需求,而是整個社會生產組織方式的變革和農業方式的改變,所以農機行業仍是農機行業,但是新的玩家的加入,游戲玩家和游戲規則都會發生徹底的改變。

          四、資本下鄉、資本務農

          資本最大的特點就是驅利性,《資本論》里引用了一句話:資本懼怕沒有利潤或利潤過于微小的情況。一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會非常膽壯起來。只要有10%的利潤,它就會到處被人使用;有20%,就會活潑起來;有50%,就會引起積極的冒險;有100%,就會使人不顧一切法律;有300%,就會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絞首的危險。

          長期以來,國內農機產業發展緩慢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資金匱乏和缺少大資本的推波助瀾,背后的原因是農業投資周期長風險大而利潤薄,但疫情之后,國家明顯加大了對農業的財政轉移支付,農業的成長性和利潤空間打開,農業領域出現新一輪資本投資熱潮,當然農機產業也包括在內。

          農機行業第二次上市高潮到來,上一次是2008年-2012年期間,以一拖回歸A股,新研股份、吉峰農機開始,以星光農機上市結束;2020年農機零部件企業征和工業已發行成功,沃得農機、重慶威馬正式提交了上市申請,新疆缽施然申請被打回,如果不出意外,沃得和威馬2021年將正式敲鐘,另外有智能化和高科技題材的農機企業,上海聯達、黑龍江惠達、極飛科技、大疆創新、豐疆智能、極目科技、南方拓攻等植保無人飛機、自動導航、無人駕駛公司都在謀劃上市,農機行業第二次上市高潮即將到來。

          資本與實業的結合,不僅僅是為傳統的農機行業提供了寶貴的發展資金和流動性,而是利用資本和最新技術、商業模式改造傳統行業。

          五、門口的野蠻人在敲門

          落后會被先進取代,保守會被激進改造?;ヂ摼W、信息化正在對一個個傳統行業進行著徹底的改造,這一次是超級技術+資本的力量。

          前文一直提及的植保無人飛機,其中的頭部企業大疆創新科技用新技術改造了傳統的植保機械行業,不但大面積取代地面機械的市場份額,而且吸引了幾十萬的新農人進入,創新了全新的用戶和全新的需求,且不止地面植保機械,植保無人飛機正在對水稻插秧機、水稻直播機、播種機、運輸車、投餌機,包括拖拉機在內的眾多的農機快速的替代,這就是所謂的跨界競爭和“門口的野蠻人”。

          另外碧桂園、徐工、三一重工、京東等房地產、工程機械、電商行業的頭部企業也想進入農機行業,只是他們還沒有找到適合他們的賽道,據筆者了解到的信息,碧桂園、徐工將從水稻聯合收獲機、拖拉機領域切入農機行業。

          預計今后還會有更多的野蠻人來敲門,跨界大佬們進入農機行業,絕不是來扶貧或搞慈善的,它們會挾資本和技術優勢,用超級技術和全新的商業模式對比傳統的農機企業進行狂風暴雨、摧枯拉朽式的打擊,目前國內農機企業自己很難完成行業改造的洗牌,而國外約翰迪爾、凱斯紐荷蘭等又無意于中國農機行業的整合,所以完成國內農機行業的整合和洗牌的極有可能是門口的野蠻人。

          六、全球農機產業向中國二次轉移

          疫情一方面是仍在蔓延,2021年3月份全球感染人數突破1.16億大關,并且仍在以每天25-28萬的速度在增加,所以新冠極有可能在局部地區惡化且常態化,中國成為全球的諾亞方舟,中國成為全球資本的避風港。

          預計今后幾年歐洲、美國、日本等農業發達國家的農機產業將再次向國內大規模的轉移,國內也將迎來農機產業第二次轉移高潮。

          這一次轉移,國內得到的極有可能是最新的技術、完整的產業鏈,與上一次用市場換技術模式會有本質的區別,如果這一次國家政策配合,措施得當,中國農機產業將會得到真正的產業升級進而實現全球領先。

          中國將由農機制造大國變成真正的農機制造強國,大的市場再加上實力強大的農機裝備產業,以國內市場為基礎,中國將真正成長起來比肩于約翰迪爾、凱斯紐荷蘭、久保田等有全球競爭力的大企業大集團,但這些企業大集團不僅僅是以拖拉機和聯合收獲機為主業傳統農機企業,有可能是用智能化技術和新的商業模式改造傳統農機的大疆、極飛、豐疆智能和碧桂園之流。

          涉農行業從業者需要掌握一個規律,農業與國家、全球宏觀經濟大環境和大趨勢有相悖離的趨勢走向,也就是國際國內環境順風順水,農業不會被忽視但也不會被特別重視,而一旦國際國內大環境出現動蕩或災難或不確定性增加,國際社會和國家內部就會重視農業生產。目前全球范圍內各個國家前所未有的重視農業生產和涉農產業,農機行業面臨前所未有的發展環境,在這個時代大背景下,未來10年,農機行業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新做一遍,但新時期應該用全新的理念、方法和手段去實現。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f4hz.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
        思思久99久女女精品视频,成 人 AV动漫 第一页,亚洲日韩国产成网在线观看,销魂美女图库
        <form id="iclzk"></form>
        <progress id="iclzk"><dd id="iclzk"><big id="iclzk"></big></dd></progress>

          <li id="iclzk"><rp id="iclzk"></rp></li>

          <progress id="iclzk"></progress>
          <li id="iclzk"><rp id="iclzk"></rp></li>
        1. <progress id="iclzk"><tbody id="iclzk"></tbody></progress>
              <nav id="iclzk"></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