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iclzk"></form>
<progress id="iclzk"><dd id="iclzk"><big id="iclzk"></big></dd></progress>

    <li id="iclzk"><rp id="iclzk"></rp></li>

    <progress id="iclzk"></progress>
    <li id="iclzk"><rp id="iclzk"></rp></li>
  1. <progress id="iclzk"><tbody id="iclzk"></tbody></progress>
        <nav id="iclzk"></nav>
        關注微信
        小程序

        中國農機下一個10年的新機會,在這里!

        作者:農機通 牛家通 本站發布時間:2021年02月23日 收藏

          農業是永遠的朝陽產業,當然也會體現出周期性、階段性、跳躍性特征,但整體上是“波浪式前行,螺旋式上升”,作為農業子行業的農機產業也有相同的特征。

          歷史上突發意外、偶然事件或小人物能改變歷史的進程,2020年落下了新冠疫情這只黑天鵝,為了確保14億人的糧食安全,國家農業、種植業政策做出了一系列的調整,與此同時,農機的發展節奏也跟著改變,農機行業提前結束了盤整期,掉頭向上,從而開啟了下一個10年新周期。新10年是后補貼時代,那么在接下來的10年時間里,農機行業會有哪些新機會呢?

          一、大田農機需求升級、產品換代

          大水才有大魚,在全球看,農機行業的大商機、大機遇在大田作物農機,具體點是拖拉機、聯合收獲機、播種機、插秧機、液壓翻轉犁、糧食烘干機等大類農機。

          全球農機行業前10強的約翰迪爾、凱斯紐荷蘭、愛科、久保田、克拉斯、洋馬、馬恒達等跨國公司和一拖集團、雷沃重工、沃得農裝、常州東風、常州常發等國產頭部企業也無一例外以大田作物農機為主業,這就是主航道戰略。

          下一個10年,國內農機最大的機會仍是在大田農機,具體上看就是玉米、水稻、小麥、油菜、棉花、甘蔗等大規模種植的糧食作物和主要經濟類作物所需求的農機,具體有以下的機會點:

          一是全程機械化的機會。2015年之前,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強作用力下中國基本上解決了大田作物耕、種、收三個關鍵環節的機械化。2015年國家提出要實現主要糧食作物全程機械化,經濟類作物全面機械化的目標,目前仍在這個階段,當前仍在補短板,過程中機會點在種子處理、育秧育苗、植保、田間管理、產后儲運、產后加工等環節的機械化,不同作物都有機會,比如玉米由常規種植轉向免耕播種就是一個巨大的商業機會,

          二是需求升級的機會。2015年之前農機供不應求,2015年前后需求分級,2020年之后需求升級。

          國內南北方農機需求升級的趨勢都很明顯。以中原地區大型拖拉機為例,一方面是老用戶在購買新機器的時候,會優先選擇約翰迪爾、凱斯紐荷蘭、久保田等國際品牌,其次是一拖東方紅、雷沃重工等國內頭部品牌,老機手很少會選擇國產二線品牌,雜牌子更不用說了,用戶有強烈的品牌意識,這就是明顯的需求升級;另一方面是機手會購買馬力更大、效率更高、駕乘舒適性更好的拖拉機,中原地區需求最最大的是150、160、180四驅拖拉機,而10年前主銷的是70、80、90馬力的兩驅拖拉機,現在的用戶和機手,優先選擇的是有駕駛室,且安裝空調的產品。

          三是結構化的需求。大田農機經過17年的高速發展,整體看保有量很大,如拖拉機近3000萬臺、聯合收獲機300萬臺,所以需求以更新換代和升級為主,但從細分市場看仍存在大量未被充分滿足以及完全沒有開發的需求,比如丘陵山區專用拖拉機、果園拖拉機、CVT拖拉機、油菜聯合收獲機、油菜移栽機等,需求永遠不會被滿足,用戶的要求只會越來越高。

          四是存量資源整合的機會。分散引發內耗,整合產生效益,農機幾個大的細分行業存在大量的社會存量資源,但是每個行業都很離散,拖拉機行業有210家大中型拖拉機生產企業,平均每家只有300臺的年產銷量,形不成規模效益,但這些品牌仍會采取低價傾銷,整個行業都已經被拉入價格戰的深淵,目前存在著在大企業大集團站出來行業整合的機遇,行業適度集中之后就有合理的利潤空間。

          在已經到來的機遇期,國內農機行業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做一遍,尤其是大水大魚的大田農機。

          二、智能化、無人駕駛農機

          2020年是智能化、無人駕駛農機的元年,接下來的10年將是智能農機、無人駕駛農機快速普及期,農村市場特殊性決定了無人駕駛農機普及速度極有可能會超越無人駕駛汽車。

          從特勞特定位理論看,智能化農機、無人駕駛農機有別于傳統農機,是全新的農機品類。如植保無人飛機是植保類機械,但植保無人飛機并不屬于地面噴藥機,它是完全不同的一個農機品類,植保無人飛機創造了一個規模超過百億的巨大的全新的市場。

          智能化、無人農機絕不是傳統農機的延伸或補充,而是會創造出全新的品類和一個個規模巨大的新市場。

          下一個10年,筆者看好植保無人飛機、無人駕駛拖拉機、無人駕駛插秧機、無人駕駛聯合收獲機等,其中植保無人飛機將成為“空中拖拉機”,同時植保無人飛機將取代播種機、插秧機、移栽機、疏花疏果機、采摘機、投餌機等大量的地面機械。

          在下一年10年,無人農場將取代有人農場,2021年上海要建立20萬畝的無人農機,占上??筛孛娣e的十分之一,無人農機也將取代人工勞作和管理,農業無人化是一個趨勢,農人駕駛農機也將成為時代主角。

          三、后市場超越新機市場

          酒是陳的香,時間越久越值錢,農機后市場和陳年老酒有共同的特征。

          農機的后市場也是時間的朋友!首先后市場存在的前提是有前市場,也就是新機銷售,后市場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有價值,因為后市場的載體是大量的存量機器,有了存量的機器,才會派生出二手機交易、老舊農機的更新、在役農機的維修、保養、大修、再制造,以及派生的金融、保險、保理等衍生商機。

          在不同的階段,前后市場的商業價值是不同的,在增量市場,新機銷售是主要的利潤來源,而在存量階段,新機需求萎縮,后市場業務需求增加,二手機交易、大修、油品銷售等成為主要的利潤增長點,從而農機產業鏈的重心轉向后市場。

          歐洲、美國和日本目前前后市場的利潤貢獻是3:7或4:6,也就是后市場商業價值更高,在接下來的10年,國內農機后市場是商業價值的積累期,預計在2030年前后,后市場的利潤將超過新機銷售,屆時后市場會成長起幾家重量級的大企業,甚至有可能出現幾家上市公司,國內農機后市場時代將真正到來。

          四、電動化新能源農機

          特斯拉的電動汽車是有別于燃油汽車的全新的汽車品類,因為這種汽車創造了全新的用戶,增大了汽車行業的市場空間。新能源農機也將是全新的農機品類,也會創造全新的用戶和全新的需求。

          電動植保無人飛機改變了許多人對農業的認識,吸引了眾多的資本進入農業,而且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有知識、有文化、有眼界的年輕人成為新農人,植保無人飛機提高了植保作業效率,同時創造了全新的需求。

          目前看農機新能源主有電池、氫能源、甲烷、液化氣、太陽能等,從可行性和經濟性考慮,筆者看好電動農機,在下一個10年也將是電動智能化、電動無人農機的發展高峰期。

          隨著國家環保部門對內燃發動機排放標準更嚴格地要求,清潔能源、經濟動力會大量的應用農機產品上,以柴油為動力的內燃農機將加速退出歷史舞臺。

          五、丘陵山區市場

          國內70%的可耕地位于丘陵山區,丘陵山區并不是小市場更不是非主流市場,只是國家要優先解決平原地區的農機化,所以前期無暇顧及丘陵山區,隨著平原地區農機化率的提高,以及市場內生力量壯大,下一步國家農機補貼政策的重點將轉移到丘陵山區。

          丘陵山區是藍海市場,但丘陵山區并非平原的補充或延伸,而是完全不同的需求,已經有無數的教訓表明,把平原地區的農機直接拿到丘陵山區,或是平原地區農機縮小版拿到丘陵山區,都會有水土不服的問題,近幾年不斷有企業進入丘陵山區,同時不斷的退出,甚至一些有實力的大企業也在丘陵山區吃了敗仗,究其原因是企業并不真正地了解丘陵山區的需求,不尊重丘陵山區用戶,把他們看成低一等的用戶,用粗掉濫造的東西來糊弄人。

          丘陵山區是巨大的藍海市場,但需求具有個性化、差異化、小批量、區域化等特性,農機企業要深入研究,要針對性地開發全新的產品。

          六、下沉市場

          拼多多抓住了五環外的生意在不到三年時間里走過了淘寶、京東10年的路程,這就是下沉市場的威力。

          農機的萬千生意正在下沉,農機廠商也要跟著下沉,在2020年新冠疫情之后,國內農機渠道下沉的速度明顯加快,上一輪“渠道下沉,網絡密植”的目標是縣級市場,主要目的是拆分和改造省級、地區級的大經銷商,而這一次的“渠道下沉,網絡密植”是目標是鄉鎮市場,是真正意義上的深度營銷。

          國內農機行業新一輪渠道革命已經開始,在完成了縣級渠道改造之后,縣城目前成了競爭最激烈的市場,縣級經銷商普遍缺乏服務能力成為依附在廠家身上的新的食利階層,要打破僵局,就要找到新的渠道承接者,鄉鎮級的經銷商絕大部分是修理鋪出身,最接近用戶,并且普遍體量小,聽話不容易翻墻,所以生產企業選擇有實力的鄉鎮經銷商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

          誰離用戶越近,誰就離競爭越遠,用戶在下沉市場里,當然農機行業未來最大的機會也在下沉市場里,占領了下沉市場就會在終端形成強有力的攔截,也就是完成了渠道的壟斷,只有壟斷才會產生超額利潤。

          七、果蔬茶、中藥材市場

          大田作物農機化問題解決了之后,下一步就是經濟類作物、特色農業、果蔬茶、花卉苗木、中藥材、牧草等全面機械化了。

          目前果蔬茶、花卉苗木、中藥材仍具有藍海屬性,這些作物機械化水平很低,但是商業價值巨大。

          一是種植面積大,商業價值高。種植面積大小是個相對數值,如果與小麥、玉米、水稻等大宗農作物相比,果蔬茶、中藥材面積并不占優勢,且規?;潭鹊?,但是這些作物加起來就會出現典型的長尾效應,蔬菜、果樹、花卉、中藥材、茶葉種植面積加起來超過7.5億畝,是萬億級的農資市場。

          二是經濟價值高,購買能力強。大田農機需求量大,但是拖拉機、聯合收獲機等長期低價競爭,沒有規模和成本優勢的企業無法生存,這是因為大田作物收益低,反映到衍生行業也有低收益的特征,但是果蔬茶、中藥材收益則完全不同,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8年15億畝糧食作物總產值約1.3萬億元人民幣,而3.5億畝的蔬菜產值為1.4億元人民幣,民間有“一畝菜十畝糧,一畝果百畝糧”的說法,高收益的作物對農機有強烈的需求有能消費得起高價值的農機。

          三是機械化水平低,市場空間大。由于機械化剛剛起步,所以果蔬茶、花卉苗木、中藥材等作物的機械化率并沒有完整的數據,但是市場空間巨大且商業價值非常高,再加上用工成本高且無工可用,目前亟待用機器換人,比如天津寶坻辣椒畝均人工成本4000元,四川三臺地區麥冬畝均用工成本5500元,如果全程化用機器,人工成本節省3000元,農戶的收益增加會超過3000元。

          蔬菜、果樹、花卉、中藥材、茶葉等每一類作物都具備藍海屬性,且機械化水平普遍偏低,每個領域都千億級的市場,都值得去發掘和滿足。

          八、農機配件及核心部件國產替代

          所有人都看得到的機會不是機會,大多數人看不見或選擇性忽視的機會才是機會。目前國內農機整機制造就是前者,而零部件是后者,所以國內零部件是個好生意,近幾年農機核心零部件生產企業并沒有增加多少,且與整機企業相比,農機零部件企業實力整體弱小,目前農機行業整機制造企業嚴重過剩,惡性競爭此起彼伏,但是優秀的零部件制造企業卻是稀缺資源,目前國內農機行業的瓶頸是零部件而非整機制造。

          筆者認為目前的農機行業,零部件產業才是真正的機會且最有價值,選擇了零部件就選擇了一條康莊大道,選擇整機制造就是選擇了惡性競爭。

          筆者認為在當下及今后的國內市場,農機零部件企業有以下的諸多機遇和機會:一是整機產能大于零部件供給,零部件供不應求的機會;二是高端核心零部件進口替代的機會,目前動力換擋拖拉機變速箱、打捆機打結器、免耕播種機排種器、高速插秧機發動機等核心部件或總成仍依賴進口;三是后市場的機會,零部件的后市場存在的基礎是有大量的社會存量,比如國內拖拉機存量2900萬臺,聯合收獲機300多萬臺,插秧機85萬臺,存量越大,對維修更換的零配件的需求就越大,并且隨著保有量的繼續增加,后市場的需求逐漸會超過新機裝配的需求。

          九、新一輪資本浪潮

          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大品牌無一例外都是上市公司,如約翰迪爾、凱斯紐荷蘭、愛科、克拉斯、久保田、洋馬、井關等,實業和資本兩條腿走路是企業做大做強的必由之路。

          國內農機行業第一次資本浪潮是一拖回歸A股、吉峰農機、新疆牧神上市,以星光農機上市結束;最近農機行業的資本活動又進入頻繁期,筆者認為這個特點和趨勢一定要重視,上一次農機企業上市更多的是政策、運氣成分,但第二次就不一樣了,這一次是實力和新趨勢。

          2020年底已經獲得準確信息的是江蘇沃得、重慶威馬正式提交了上市申請書,征和工業(原征和鏈條)已明確要公開發行股票,新疆缽施然上市申請撤回,預計前三個都能成功,這是因為前三名都是真正有實力的農機制造企業,他們符合國內經濟脫虛向實的大背景大趨勢,而后一個之所以被拒絕,主要原因是實力單薄。

          這些是傳統的農機企業,此外預計有十幾家高科技型的農機企業正在緊急謀劃上市,如大疆創新、極飛科技、上海聯適、豐疆智能、黑龍江惠達、南京拓攻、蘇州極目等,這些企業代表著農業高科技,代表著新的生產力,上市的可能性極大。

          總之農機行業第二次資本浪潮已經到來,這一次的特點是“實力制造業+農業高科技”,但筆者認為還缺農業服務概念,但是目前農業服務仍沒有成長起商業模式明確,具備規模和實力的標的。

          十、中國造農機向全球產業輸出

          國際化有幾個階段,相應也有幾種形式:第一階段是產品出口,多數是單純的貿易,一錘子買賣;第二階段在國外建立銷售渠道和服務網絡,這是貿易常態化地一種表現;第三階段是到國外建立工廠,可能是合資、聯營、獨資等形式;第四階段是產業輸出,通常由大企業大集團牽頭到全球市場布局,在目標市場國家建立生產基地并帶動一批配套企業一起走出去,之后在當地建立配套體系,實現真正意義的本地化生產。

          目前看中國農機已經度過了前兩個階段,第三個階段正在進行中,比如一拖、雷沃、大疆等已經在非洲、東歐、東南亞等地區和國家建立了組裝廠,但隨著國內農機競爭白熱化,國內農機走出去的意愿會更加強烈,中國造農機以產業輸出的形式走出去成為必然。

          中國是全球為數不多的農機產業體系齊全的國家之一,再加上有山東、河南、浙江、江蘇、河北等實力很強的產業集群,在全球范圍內,中國造農機都有非常有競爭力成本優勢,傳統農機依托于國內的產業體系可以快速地走出去,另一方面中國智能化農機走面全球前面,更有產業輸出的優勢,比如植保無人飛機、農機自動導航等。

          下一個10年,中國造農機不但要出口更多產品,而且會輸出技術、商業模式、管理以及完整的產業體系,這是中國由農機大國走出農機強國的必然。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f4hz.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
        思思久99久女女精品视频,成 人 AV动漫 第一页,亚洲日韩国产成网在线观看,销魂美女图库
        <form id="iclzk"></form>
        <progress id="iclzk"><dd id="iclzk"><big id="iclzk"></big></dd></progress>

          <li id="iclzk"><rp id="iclzk"></rp></li>

          <progress id="iclzk"></progress>
          <li id="iclzk"><rp id="iclzk"></rp></li>
        1. <progress id="iclzk"><tbody id="iclzk"></tbody></progress>
              <nav id="iclzk"></nav>